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袁一泓 的博客

 
 
 

日志

 
 

艰难的骑线  

2012-05-30 21:4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2012年荷赛奖评委里有个中国通,这张图片就应获得大奖。

5月27日下午,国家发改委正式核准南方某市钢铁基地项目动工建设,该市市长在国家发改委门前难抑激动亲吻批复文件。其背景是,国家又启动了一批重大工程投资项目,仅5月21日一天就有100多个项目获批。

虽然湖南省发改委传达了国家层面的“两个不可能”,其一是今年不可能出台像2008年底那种大范围、大规模的4万亿投资政策,但最可忧虑的现象是,新一轮政府投资潮或呈涟漪状,从上向下涌动、扩展。

根据瑞信经济学家陶冬的预测,我国为稳增长而出台的刺激措施,投资规模可能高达2万亿元。联想到上述某市那个钢铁项目在轰隆隆的2008年都没能拿到出生证,却在今年遽尔授予,这个2万亿引发的回响当然不可小觑。

我愿意承认,近两年,我一直在鼓吹GDP中低增速的观念,并希望普通公众能在心理层面容忍和接受它,国家没有必要年年为“保八”而疲于应战。所以,当今年全国两会提出2012年的GDP目标是7.5%时,我还稍感安慰。很简单,倘若推行经济结构的战略调整,就必然意味着8%以下的GDP中低速增长。

但“稳增长”所携带的巨额政府投资,击碎了我的幻想。稳增长就是保GDP,在现有经济结构下,保GDP就是再启动一批国有或政府投资项目。正如2008年的4万亿令无数尘封的项目突见阳光一样,2012年的政府投资也会让一些项目死而复生。

以为很多经济学家对政府投资抱以质疑的态度,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些项目的投资效率极低,预算软约束甚至无约束。虽然它们往往被冠以民生工程等等头衔,但剥去外衣,政绩工程的内核赫然可见。以GDP的名义,它们冠冕堂皇,政治正确。

不管是2万亿还是1.98万亿,这一轮政府投资项目的实施,将会恶化现有的经济结构。是的,虽然十二五规划的重点是转变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但很遗憾,我们正在做的,恰恰是相反。政府投资对于经济结构所造成的伤害,2万亿也许用5年时间也不足以抚平。在一条下滑的GDP曲线面前,一火车的文件也瞬间失重。

原本,此轮房地产调控是可以为经济结构调整挤出一点空间的。房地产占据了太多的经济资源尤其是资金资源,让它把狂奔的速度降下来,其他产业才有可能获得应有的份额。代价仍然是,要容忍GDP的适当下降。

现在看来,我们无法承受GDP下滑之重。当GDP从8.1%继续向下,并有可能跌穿8%时,传来一片惊慌的尖叫。畸形的经济结构令我们没有更多选择,唯有重拾30年来,不,60年来运用娴熟的投资拉动老套路。在新一轮强大的政府投资驱动力面前,房地产调控面临的挑战突然变得严峻。

没错,上面引述的国家层面的“两个不可能”,另一个是“不可能松动房地产政策”。这再次表明,至少在2012年年底以前,以限购限贷为核心的房地产调控不可能放松。但这是在中央层面,很多地方政府则从未放弃突破的尝试。

上述国家层面的“两个不可能”,既想保持GDP的稳定增长,又不敢放松房地产调控,是一种骑线态度。“骑线”是我自创的一个词,近似于走钢丝绳的一种平衡姿态。这种现象在很多地方也同样存在:既要坚持房地产调控,还得稳增长。

但一些地方政府的骑线姿势很难持久。要么容忍地方GDP下滑,要么或明或暗放松房地产调控,两者只能取其一。政府重大投资项目并不均衡,不是说广东湛江、广西防城的钢铁项目获批了,江苏常州的钢铁项目也能重出江湖。很多拿不到中央批文,政府投资乏善可陈的地方,还是要再打房地产的主意。否则,其他地方的GDP都稳住了,你却还在下滑,恐怕会影响升迁。

要守住房地产调控的防线,还有一个办法,信贷政策坚决不动摇,继续扼住流向房地产的信贷资金。但是,重启政府投资就意味着信贷要开闸,而实践证明,只要信贷开闸,房地产就能分到一杯羹。

(文章见5月31日21世纪经济报道一戈看台)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