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袁一泓 的博客

 
 
 

日志

 
 

愿望与现实的距离  

2009-02-19 18:59: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瞒你说,我非常期望有些地产商破产倒闭。

若故作高深地说,这是有经济学理论根据的。经济学家告诉我们,每一次全球性的金融危机或经济危机,必定要有几家国际著名投资银行或跨国公司破产倒闭,作为殉葬。这一次的国际金融危机就很是破产了几家曾经不可一世的投资银行和大公司。这才像是旷世难遇的金融危机,历史记录起来也有些味道。

这一轮中国的房地产调整,据说范围之广、幅度之深,前所未有。曾经有地产商跟我说,他做了十几年房地产,从没遇到如此糟糕的年景。可是我怎么也不太相信。拿什么证明呢?没听说哪个地产商跳楼,也没听说哪个知名地产商破产了,怎么能算是“前所未有”的调整?

若简单明白地说,个别地产商根本就没有理由继续存活。开发的房子不敢恭维,企业文化令人笑掉大牙,而老板偏偏自以为是、自命不凡,还疯狂地四处扩张。前几年房子像白菜一样卖,白痴地产商也能发大财。所以,我就特别期望这种地产商能在调整中第一个倒下。可前两天听朋友说,某某地产商似乎活得还挺好,心理就隐隐有些失望。

这就是愿望与现实的距离。小时候听到一句话叫做:理论是灰色的,而生活之树常青。所以,在现实面前,理论家、专家、经济学家什么的,总是灰头土脸。2008年一季度,我国的CPI涨势吓人,然而,二季度后,毫不犹豫就掉头向下,一去不回头,今年一季度甚至有到零的可能,哪个经济学家想到了?

但这并不是说,因为对现实起不到指导作用,经济学家们就别活了。譬如,有个叫张维迎的经济学家,公开建议,将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以及国有企业股票的一部分,分给老百姓(写文章时他只写了分国企股票)。我太赞成了。与其让国企高管们貌似专家般地帮人民挥霍,不如让人民自己管理他应分得的那一份财产。但这可能么?所以,我身边的朋友听了张维迎的建议,都说满头白发的张维迎太天真。

记得去年三四月份,讨论到房地产市场的形势时,我说:假如楼市交易量继续恶化,国家一定会救市。遭到同事们的一致攻击,指责我是“希望”政府救市。实际上,这只是我基于多年的经验知识而得出的判断,与道德倾向无关。拍拍脑袋想想吧,倘若要制止GDP下滑,除了房地产和汽车等少数几个产业,还有什么产业能担此重任?其实,我内心里并不希望政府出手救楼市,且巴不得某些地产商在调整中倒下。如你所知,后来,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都出来救楼市了。这是愿望与现实南辕北辙的又一个例子。

上面提到的那个张维迎还说,此次4万亿政府投资,短期可能会对防止经济过快下滑或者说拉动经济增长起作用,但长期来看,实质上会延缓经济调整的商业周期。可是,他的建议立即遭来其他经济学家的迎头痛击。我没有做广泛调查,但至少我身边的朋友是并不觉得以政府投资来拉动经济有什么不妥。连最讲自由市场的美国,布什政府的7000亿美元、奥巴马政府的7800多亿美元的经济援助计划,不是都通过了么?

同样,即便张维迎们能够用强大的数理逻辑或实证研究,证明政府救楼市,只会延长房地产市场的调整周期,也无法阻挡政府的救市步伐。为什么?即使长期目标更为理想,但短期目标更为紧急,任期有限的市长们当然会选择面对现实。先把眼前的难关过了再说,多少人会去想以后怎么样?

这正如很多市长都知道,目前畸形的土地财政模式是地方政府推高房价的内在原因,但他们仍然热衷于去卖地。因为卖地对任何一届政府都不过是举手之劳,而改革土地财政模式和财政收入结构,举数届政府之力恐怕也难以奏功。

愿望是愿望,现实是现实。这是我的悲观结论。

(文章发于2月20日21世纪经济报道地产版一戈看台)

 

附一篇非房地产的文章

 

                      求求你,别再给国企注资了

                                      李一戈

 

   下一个获得国家注资的大型央企,可能是中铝。

   四大国有银行只是为了上市,就先后获得了国家的巨资注入。如今,有4万亿政府投资这个大背景,向国企注资就具备更充分的理由了——为了挽救GDP。

   中铝宣布向力拓注资195亿美元,假如没有国家的援助,它自己是没这个能力的。1月16日,中铝通报的经营数据是,盈利超过20亿元。注资中铝的理由也很简单:为了国家的能源(铁矿石)战略。

   如果某一天中央政府部门宣布向中铝注资200亿美元,我是不会奇怪的。区区200亿美元,仅占国家外汇储备的约百分之一,也不过占4万亿政府投资的三十分之一。

   我没有经济学家张维迎那么大的胆子,认为政府救市只会延长经济调整的商业周期,言外之意,4万亿政府投资其实本无必要。但我必须表达这个意思:请别再给国企注资了。即使是在“保八”的大前提下,救国有企业不如救民营企业,注资国企不如注资民企。

   前些天,我问报社主要分工采访税务部门的记者:国企,尤其是国家绝对控股的国企,除了和民营企业一样缴纳企业所得税、增值税等法定税收外,它还向国家交其他钱吗?

   同事回答说:前段时间传说国企要将其利润的一部分上缴财政,但后来又没下文了。

   我后来想了想,那个传说,可能就是指国企分红。国企分红(包括国企收益划拨社保基金)嚷嚷快10年了,也没见是啥结果。酝酿讨论比我国入世谈判的时间长,快追上燃油税改革的时间了。

   2008年,我国的国有企业(不包括国有金融企业)累计实现利润1.18万亿元,比2007年的1.62万亿元下降25.2%。2006年,国企盈利9600亿元。而根据学者孔善广的相关统计,1998至2005年,国有盈利企业共盈利近5万亿元(其中,亏损企业共亏损1万多亿元)。这样,1998年以来,国有企业盈利约8.7万亿元(不含亏损企业的亏损)。但令我想不通的是,其间,国家未能享有一分钱的利润分成。

   企业投资人或其所有者,拥有企业的收益,这是市场经济的应有之义。民营企业的老板完全拥有企业的合法所得,这是普通常识;但是,国有企业,作为出资人和所有者的国家,却不能分享企业的利润,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国企的这些利润大都留存在企业里了。有一位朋友告诉我,西部某电力局局长,他个人每年可支配的企业收入达数十亿元。据朋友说,这位电力局长是他从商10多年来认识的少数最廉洁的官员之一,不贪,但这并不意味着不会大把花钱,他出国时往往都是入住最豪华酒店的豪华房间(包括总统套间)。大量利润留存在企业,怎么花就是企业领导的事了。

   多少年的盈利,国企们没想到要与国家分享;如今,他们面临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亏损或盈利下降了,就想要国家救助、注资。民营企业也受冲击、受影响,莫非他们就活该亏损、倒闭?

   经济学家早就告诉我们说,社会和经济发展的根本动力是中小企业,而中小企业以民营企业为主体;同样,就业的主体也是民营企业。从这个意义上说,倘若要注资,也应该优先注资一批民营企业。

   国家向国航注资95亿元,没有人告诉我们,要过多久才能通过分红把这笔钱连本带利收回来?遑论其他单项达几百亿美元的注资了。我相信,同样数量的资金注入民营企业,回收的时间要短得多,解决的就业人数要多得多。

   也许有专家要争辩说,作为国家战略需要的国企,理应注资。无论是以GDP的名义,还是以国家战略的名义,救助、注资都可以,但不应由财政直接拨付。可发行一种特别国债(企业债)专项付给需要注资的企业,规定期限内本金必须偿还,至多由财政贴息。

   这种做法也可以沿用于需要注资的民营企业。国家发行给它的特别国债只行使融资功能,公司人事、战略和经营绝不应丝毫干涉,股权也不发生改变。若发行特别国债来不及,国家可以先借钱给民营企业,财政贴息,企业到时偿还本金——相比注资给某些黑洞重重的国企,大量纳税人的钱有去无回,这总要好得多吧?

   顺便说一句,某些中央事业单位或中央直属单位,不论是以何种形式来打4万亿元的主意,以增设海外机构、盖大楼等名义来要求注资(拨款),同样要不得,甚至比注资国企还要无效。

   国家是没有钱的,4万亿是全体纳税人的钱。以上的请求,便是由一个纳税人发出。

   (文章发于2月18日21世纪经济报道网站21cbh.com之论见)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